晨光|心鲜人: 新加坡救护车圆梦队 助临终病人完成心愿

参加孩子的结婚典礼,和家人去酒店宅度假,或者全家一起拍张全家福;这些对我们任何人来说感觉不是太难的事,对一些患了重病在生死线挣扎的病人来说,却是遥不可及的愿望。 本地有一群义工就创立了慈善组织专门帮助这些临终病人圆梦。这集《心鲜人》带你去认识这群有心人。 “救护车圆梦队”最早由一名荷兰救护车司机所创立。新加坡的分会则由一名医疗行政人员王萍在2019年带头发起,召集了慈怀护理医生,律师还有其他善心人士一起来运作。

今年48岁的沈爱琳是一名癌症患者。她在2018年顺利完成了乳房切割手术。隔年她决定加入本地慈善组织“新加坡救护车圆梦队”,帮助临终病人完成最后的心愿。 她表示,临终病人的心愿,都反映了他们内心深处最在乎的事情。有病患一生中从来没有庆祝过生日,也有病患只希望能同家人拍一张完整的全家福。 在新加坡癌症协会社工的介绍下,义工得知陆太太的心愿,是同她的丈夫和13岁的女儿拍全家福。 拍摄全家福的日期刚好在今年农历新年前两天,摄影师义工仍然义不容辞地帮忙。此外,义工团队也帮陆太太的先生准备了情人节花束让他送给妻子。陆太太也挑选了一个特别的毛绒玩具给女儿。 从事婚礼摄影的安德鲁说,义工们尽全力帮助他们全家留下一个特殊的回忆。陆太太拍完全家福一个星期后安详过世,但是这些美好的回忆将会永恒定格。 沈爱琳当义工至今,共帮助七名病患圆梦。每一次履行任务都感觉身负重任。她也同新手志工梁育韶一起为受益人完成心愿。 今年60岁的魏美玉生病之前非常活跃,喜欢到处旅游,一年至少出国一次。自从得了末期子宫癌,她需要接受化疗,身体有一阵子非常虚弱。“救护车圆梦队”特地为她和儿子安排了三天两夜在酒店宅度假。 梁育韶说最大的挑战是需要顾虑魏女士的身体情况,比如需不需要轮椅、护士陪伴或需要带什么药物等。义工们除了根据魏美玉的心愿去策划节目,他们也倾全力为受益人带来惊喜。

参加孩子的结婚典礼,和家人去酒店宅度假,或者全家一起拍张全家福;这些对我们任何人来说感觉不是太难的事,对一些患了重病在生死线挣扎的病人来说,却是遥不可及的愿望。

本地有一群义工就创立了慈善组织专门帮助这些临终病人圆梦。这集《心鲜人》带你去认识这群有心人。

“救护车圆梦队”最早由一名荷兰救护车司机所创立。新加坡的分会则由一名医疗行政人员王萍在2019年带头发起,召集了慈怀护理医生,律师还有其他善心人士一起来运作。

今年48岁的沈爱琳是一名癌症患者。她在2018年顺利完成了乳房切割手术。隔年她决定加入本地慈善组织“新加坡救护车圆梦队”,帮助临终病人完成最后的心愿。

她表示,临终病人的心愿,都反映了他们内心深处最在乎的事情。有病患一生中从来没有庆祝过生日,也有病患只希望能同家人拍一张完整的全家福。

在新加坡癌症协会社工的介绍下,义工得知陆太太的心愿,是同她的丈夫和13岁的女儿拍全家福。

拍摄全家福的日期刚好在今年农历新年前两天,摄影师义工仍然义不容辞地帮忙。此外,义工团队也帮陆太太的先生准备了情人节花束让他送给妻子。陆太太也挑选了一个特别的毛绒玩具给女儿。

从事婚礼摄影的安德鲁说,义工们尽全力帮助他们全家留下一个特殊的回忆。陆太太拍完全家福一个星期后安详过世,但是这些美好的回忆将会永恒定格。

沈爱琳当义工至今,共帮助七名病患圆梦。每一次履行任务都感觉身负重任。她也同新手志工梁育韶一起为受益人完成心愿。

今年60岁的魏美玉生病之前非常活跃,喜欢到处旅游,一年至少出国一次。自从得了末期子宫癌,她需要接受化疗,身体有一阵子非常虚弱。“救护车圆梦队”特地为她和儿子安排了三天两夜在酒店宅度假。

梁育韶说最大的挑战是需要顾虑魏女士的身体情况,比如需不需要轮椅、护士陪伴或需要带什么药物等。义工们除了根据魏美玉的心愿去策划节目,他们也倾全力为受益人带来惊喜。

awfadmin

VIEW ALL POS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-->